返回

人间凶器小可怜(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0.归去来兮完结(第1/2页)
首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瑟瑟, 还没起床么。”

    瑟瑟翻了个身。

    “我的好闺女儿,快些起来吧,等会儿还要上龙山寺去给你祈福, 你今年就及笄了,该相看个好人家。”

    瑟瑟的娘亲韦亦敲了敲瑟瑟的房门,在庭院里叮叮当当在准备着些什么。

    瑟瑟出生一个普通的市井人家,父亲在衙门当了一个差役, 每天跟着伙计们吃吃喝喝, 回来的时候都记得给媳妇女儿带些好吃的。

    娘亲是十里八方出挑的能干人,她身体健康, 人漂亮又勤快, 手上会做许多活儿, 随便绣些帕子卖点钱,倒是比瑟瑟爹挣得多。

    她家在甜水县, 出名在此地的水质甘甜,引得不少外地人经常前来游览。

    甜水县除了甘甜的水质,还有一个老寺庙了。

    瑟瑟打了个哈欠起身,慢吞吞伸了个懒腰。

    她今年十五了。

    过去的十五年里, 她与街头巷尾任何一个女娃儿都一样,小的时候坐在门槛上玩花, 大一点了满街疯跑, 过了十二, 来回也就是走走亲戚, 和邻居串串门子。

    她有好几个手帕交, 今年玩得最好的六妹刚出嫁,嫁到了隔壁县,坐马车要五天的时间,瑟瑟挺想她的,打算改明儿抽个时间,央了堂兄带她去。

    普通人家的布料不外乎细麻细棉,瑟瑟小姑娘刚及笄,寻爹和寻娘给她攒了一根金簪子,还有一套丝绸的裙子。

    瑟瑟抖开裙子,从里面落出来了一团废纸。

    那是她跟着堂兄学一起写的书堂先生布置的策论。

    “起身了!娘,给我做完酒酿圆子吃。”

    瑟瑟穿戴好,女儿家爱俏,开了窗从后院里伸出来的花枝上折了一朵,粉嫩嫩地插|在了鬓角。

    “早给你做好了!偏你不早些起来,凉了!自己热去!”

    寻娘没好气。

    瑟瑟吐吐舌头,洗漱了去拉开门。

    院子里有一尊木雕小像,也不知道是谁托了娘亲在做的。

    瑟瑟自热了酒酿圆子,还想去邻居家找向姐姐玩,被寻娘拧着耳朵提溜回去,令她老实些等着,待会儿娘俩要去龙山寺。

    “年年都去,也不是什么年节初一的,怎么今儿想起来要去了?”

    瑟瑟挽着寻娘的手,娘俩拎着个小食包,一路走着去了郊外的龙山寺。

    瑟瑟从小爱玩,是个活泼的。她不喜欢一个人,不喜欢安安静静,最是跳跃的她最喜欢。从小没少上山溜达,河边玩耍。

    这走点路对她来说,只是出门踏青似的。

    龙山寺的人不多。

    的确不年不节,又不是初一十五的,来上香的没几个人。

    “刚刚才给你说了,你丫头就当了耳边风!”

    寻娘拧了拧瑟瑟的耳朵。

    “你及笄了,这第一个月日子,得来让佛主看看你,之后保佑你得个如意郎君。免得你还一门心思找不实际的人。”

    寻娘絮絮叨叨着。

    她年轻时是出了名的大美人。瑟瑟也不例外,打小就是长得最可爱的孩子,如今满了十五,小脸儿长开了,那更是周围远近闻名的小美人。实则从瑟瑟满了十三,处处都是来打听她婚事的。

    瑟瑟却一个都不喜欢。

    她总觉着,自己不该喜欢这些人。

    寻爹和寻娘问的时候,瑟瑟就说啊,东边那小子去包粉头,西边的书生房里有丫头,还有的不是爱摸小姑娘的手,就是眼睛爱瞟大媳妇的胸口。

    寻爹就指点她啊,这男人哪有一个什么问题都没有的呢,照她这么挑下去,是嫁不出去的。

    瑟瑟犟,不肯去见那些有问题的小子。

    她很笃定,这些有问题的小子都不会是她的夫君。

    如今好不容易十五了,寻娘和寻爹就想着,该去求神拜佛,早些把女儿的拧巴性子改过来。

    这天底下,哪有那么事事如意的夫君呢?

    “我说有那肯定是有的!他会对我很好的。”

    瑟瑟振振有词。

    寻娘推着她去拜佛。

    “行行行,你说有就有,你梦里啊,什么都有。”

    瑟瑟跪在蒲团上,金身大佛立在她身前。

    她闭眼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三拜。

    “佛主啊,请保佑信女找到那个人。他真的对我很好,不是做梦的,是真的。”

    瑟瑟也有些茫然了。

    为什么她就这么笃定不是做梦是真的呢?

    明明她这十五年间,连甜水县都没有出去过几次。

    记忆中却有那么一个人,或者是那么几个人,对她是完全一致的爱护。

    瑟瑟嘀咕了句,扣下头。

    她拍拍膝盖起了身,寻娘已经去解签了,殿内没有什么人。

    瑟瑟索性出了大殿,肆意转悠着。

    她素来不是个静得下心的人。总觉着若是静下心来,她会难受。

    胆子大脾气也大,疯丫头一般的就是说瑟瑟。

    她这会儿胆子的确也大。

    直接爬上了那外院栽了十年以上的梨树去,摘人家寺庙里的梨子。

    “小姑娘。”

    瑟瑟摘梨子摘得开心,树下传来一个声音。

    她伏身看去。

    树下站着一个少年。

    许是十七八岁,唇红齿白,相貌俊俏。

    他穿得衣服是很少见的锦衣,一手握着一个梨子,一手捂着额头。

    “你砸到我了。”

    瑟瑟吐了吐舌头。

    “不好意思,那这个梨子就送给你当做赔罪好了。”

    瑟瑟理所当然道。

    少年似乎有些懵,看了眼梨子再看一眼瑟瑟。

    “这梨子不该是寺庙的么?你摘人家梨子,还拿梨子来给我当赔罪?”

    半响,少年下了定语:“你真滑头。”

    一个女孩儿被人说滑头,可不是个什么好话。

    瑟瑟不开心了,转身就去摘另一面的梨子。

    “小姑娘。”

    她不搭理人家,人家却锲而不舍喊她。

    “你下来吧,你快要把人家树上的梨子都摘光了。”

    “我摘了就摘了,也没摘你的,你怎么的来管我?!”

    瑟瑟这次满脸不痛快。

    少年却挽起了袖子。

    -->>150.归去来兮完结(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