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凶器小可怜(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5.归去来兮1(第1/2页)
首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姐儿这是怎么了, 隔着老远就听见您院子里头喊打喊杀的!您这刚从阎王那儿捡回来了一条命, 这不是作孽么!”

    进来的婆子横眉怒眼,劈头盖脸就是对着瑟瑟一番指责。

    “您这身子骨可经不起作孽缠身了, 要是阎王不开心,又锁了您去, 您这可不就赔了一条命了么!”

    婆子身后是一群丫鬟仆妇,都是主母大院子里出来的,各个眼睛长在头顶上, 面对自己家嫡出的大姑娘, 别说尊敬,连一点儿好脸色都没有。

    这也是一直以来寻家后院对瑟瑟的态度。

    瑟瑟的亲娘去的早。寻老爷没有守妻孝, 过了三个月就抬进来了一个继室。

    继室肚子里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

    没几个月, 瑟瑟就添了一个妹妹。

    一开始大家还把瑟瑟当嫡出姑娘对待,等继室渐渐掌握家中大权,又有了自己亲闺女,对瑟瑟就淡了下来。

    尤其是在继室又生了一个儿子后, 她彻底在寻家抖擞了,看瑟瑟也越看越不顺眼。

    瑟瑟的亲娘,是这个继室当年怎么也追不上的嫡系嫡出的堂姐, 一直以来都是在仰望, 在幻想。

    为此她不惜勾搭了堂姐夫,未婚先孕, 逼死瑟瑟的娘, 鸠占鹊巢, 入住了寻家欺负堂姐留下来唯一的女儿。

    瑟瑟也曾反抗过,可她在一片小小天地中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父亲,父亲一门心思都在继室身上,又有了新的一双儿女,对自己先前的女儿越来越淡漠。

    没有人能救她。

    后宅里蹉跎一个小女孩儿的手段太多了,瑟瑟没有亲母庇护,没有父亲的照顾,在继室的手中磕磕绊绊着活下来,已经实属不易。

    妹妹自小就觉着,是瑟瑟占了她嫡出大姑娘的身份,加上瑟瑟在刚出生时还有一桩极好的亲事,素来把瑟瑟视作眼中钉。

    一个从小没有教好的女孩儿的心思,比起大人来说还要毒辣三分。

    可父亲素来偏向寻月月,对瑟瑟不闻不问,伤透了瑟瑟的心。

    只母亲曾千叮咛万嘱咐瑟瑟,一定要好好孝顺父亲,以后的这个家,要靠她维系。

    瑟瑟想了很久也没有想通,这个家不是她的家了,靠她维系什么?她几乎是一个外人罢了。

    少女十五而笄。

    东都有头有脸的寻家,他们家中大姑娘的及笄宴该是最为盛大的。而继母不仁,在瑟瑟生辰前三天,说动了寻老爷带着一双儿女去了外祖家。

    瑟瑟及笄的时候,是自己去母亲的旧院,寻了一根玉笄来为自己挽发的。

    偌大的寻家,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弱小不堪的。

    年满十五方可许嫁。瑟瑟的外祖家曾为瑟瑟定下过一门极好的亲事,对方是燕王的长子,比瑟瑟只大了三岁。

    瑟瑟起初是盼着燕王长子来接她走的。

    寻月月爱慕燕王长子,寻家贪图燕王的势力,继母又不愿让瑟瑟高嫁,一家三口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让妹妹寻月月代替姐姐来接这门亲事。

    燕王长子明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谁,可寻家最受宠的女儿是寻月月,娶一个得宠的寻月月,和娶一个小白菜似的寻瑟瑟,他掂量了下,未和家中商量,直接把当初与瑟瑟订婚的玉佩转送给了寻月月。

    瑟瑟一点盼头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继母还拼命折辱她,想要把她嫁给姜彻。

    姜彻何许人也?

    盛京最出名的疯子。

    他也是皇室,只是这个身份尴尬的让人无法接受。

    姜彻是太后和楚王的私生子。

    论起身份来,如今的皇帝是姜彻的亲兄,燕王长子只是姜彻的子侄辈。

    只是这个私生子的身份让整个皇室都跟着蒙羞。皇帝根本不想看他这个小兄弟一眼,只是苦于太后哀求,才放了姜彻一条生路。

    楚王死的早,姜彻说是皇帝的兄弟,可过得是没爹没娘的惨日子,到处流浪一般赖活着长大。

    等他长到十五岁,到处就有人给他送起了女人。

    姜彻来者不拒,只每每收入府中的女子,活不过两个月就会暴毙。

    姜彻不是一个会给别人理由的人,他府中前后死了十几个女人了,他统统一个说辞,暴毙。

    后来大家都知道,送进姜彻府中的女人,活不过两个月都得暴毙。

    大家都知道了,就没有人愿意顶着送女人去死的名头,给姜彻府里塞人了。

    唯独瑟瑟的继母打着一手好算盘。

    且不说姜彻那让人尴尬的身份,背后无权无势,在皇室中无法立足的存在,单纯是他弄死了十几个女人,这样的人家也不会有人愿意送女儿去。

    瑟瑟继母就敢。

    她还打着为瑟瑟好的旗号,说是她女儿嫁给了燕王长子,那这个原配的女儿不能嫁的差了。姜彻再怎么样也是皇室,还是长辈呢,瑟瑟嫁过去就是享福的。

    这是要送瑟瑟去死呢!

    而瑟瑟如何能接受自己短短两个月就会被暴毙的命运,她想要挣扎,继母直接把她锁了起来,打算压着她成婚。

    瑟瑟被锁了几个月,继母忽地放了她。她十分欣喜,想要逃跑的时候才发现,哪里是继母突发善心,而是有更大的恶事在等着她。

    寻家攀上了一个燕王还不够,继母又在给儿子相看一个高门贵女。最合继母心意的就是权臣刍楼的妹妹。

    刍楼是什么人物,寻家在东都再威风,也抖不到盛京来。

    刍楼的妹妹岂是好娶的。

    可继室一个能把原配女儿送上死路的人,会放弃这条大腿么?

    她派人多方打听,得知刍楼有喜好怯生生干净小姑娘的爱好,就想到了自己继女。

    她悄悄送了画像去,刍楼那边同意了,她这就着手安排,让刍楼带

    -->>145.归去来兮1(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