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凶器小可怜(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4.下堂弃妇完(第1/2页)
首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距离成婚还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 长公主入宫来与陛下商量着, 不妨让瑟瑟先回去成婚?

    皇帝这几个月的日子过得很松快。

    自从把瑟瑟请入宫后, 他的饮食用药,休息时间全部做到了调整。

    一开始一个帝王忙碌的时候连饭都记不起, 可瑟瑟直接了当说, 若是他不配合医嘱, 那么这个病是怎么也治不好的。

    要么就是操劳几年,要么就是先休息一年, 之后操劳几十年。

    皇帝一听这还了得,他自然分析得了轻重缓急, 强压住了自己, 把公事和私事时间分开了来,全力配合着瑟瑟。

    皇帝不过是陈年旧疾又得不到任何调整, 他时间紊乱, 精神一直紧迫, 如何能好。

    瑟瑟先是把他劳累的时间掐断,让他每天抽一个时辰到两个时辰处理朝政, 有些都交给内阁去做。

    至于皇帝的其他时间,要么和皇子公主们在一起,要么和后妃们在一起。

    病人配合了,瑟瑟这边下药什么的见效就快。

    一个月的时间,皇帝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两个月的时候, 皇帝的身体和过去已经判若两人。

    他有好几年都没有这种松弛感, 浑身像是重新回到了前些年, 不会随意犯困脑中无意识短暂昏厥。

    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改变。

    身体好了,他还有什么惧怕的?!

    瑟瑟的存在算是彻底把他的焦虑也解决了。

    只要他还能活下去,那么眼前的朝政也好,长大的皇子们也好,边境小国的纷扰也罢都不是让他焦心的事。

    他还有时间。

    特别是在皇帝知道,瑟瑟是贺家的媳妇,是他的外甥媳妇。

    这是自己人,自己人的嘴最是牢靠,他与瑟瑟打了几个月交道,深知瑟瑟的缄默,这就代表着天下间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身体曾经糟糕到什么地步。

    皇帝龙心大悦。

    长公主来说,他当即就准了。

    如今他不过是重复着过去瑟瑟交给他的时间安排,和每天的药浴。

    就连针灸,瑟瑟也教给了一个御医,由他为陛下施针。

    瑟瑟在宫中极为受宠。一面是陛下,一面是后妃。

    她什么都会,性情又好,论起身份来是小辈,宫中难得有这样的人,一说到她要出宫备嫁,皇后先开了私库给瑟瑟赏赐了足足三千两金的嫁妆,又是李贵妃,高妃,淑妃的源源不断赏赐。

    其中要数陛下给的赏赐最为丰厚。

    他与皇后商量,直接封了瑟瑟为乡君,又给赏赐了一处京中的府邸,宫人一百,五千两金作为压箱底傍身。

    这算是一番大手笔了。不过作为给皇帝治病承担风险的获得,也算不得什么了。

    瑟瑟一夕之间从一无所有,变成了家缠万贯的富娘子。

    这下出嫁的地方就定了下来。

    在皇帝亲自定下来的弨府作为瑟瑟的娘家,之后皇后把她生的十二岁的公主,十岁的皇子送来给瑟瑟暖宅。

    皇后这一开头,贵妃等几个妃子也照猫画虎,把还未成年的公主皇子都给瑟瑟府邸送了来。

    在宫中,这些公主皇子有些那儿不适的,都是让瑟瑟给看。瑟瑟比起那些怕事的御医来说,在皇嗣们的眼中要更亲近一些。

    毕竟他们也知道了,这位弨姐姐以后就是他们表嫂了。一家人。

    弨府刚开府,就入住了一批皇子皇孙。

    皇帝都亲自表示了,京中哪里还有不开眼的。

    几乎是在短短瞬间,全京城都知道了贺家的婚事。

    主动上门来弨府要帮忙的,送儿送女的送贺礼的,弨府自开了府,每天络绎不绝人来人往,门庭若市。

    瑟瑟发现,哪怕开了府,她依旧什么都不用操心。

    多得是人帮她操心。

    婚期如约而至。

    瑟瑟的嫁衣早早绣好了,她只需要早早起身,就有宫人来服侍她更衣洗漱。

    全福太太是宗室一位年过七十的老郡君,是长公主去请来的一个长辈。

    老郡君身份高,平日里京中谁都想请,也就那么寥寥几人请得动。能有她来为瑟瑟梳妆开脸,全京城都哗然。

    瑟瑟坐在那儿,她一袭嫁衣红艳,黑发披肩,白皙的肌肤健康透粉,老郡君对瑟瑟是夸不绝口。

    出门子的时候,是需要一个兄长背出门的。

    瑟瑟只有儿子没有兄长,还是皇后提议让已经成年又与瑟瑟关系不错的郅王,以瑟瑟娘家兄长的身份背一背瑟瑟。

    郅王每日饮酒痴醉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决断而改变,这让他的骄傲无法接受。

    也因此,他一直在躲避着瑟瑟,贺家。

    他明知道瑟瑟要嫁给贺牵风了,都还悄悄想着,等新妇来认人,他就是表弟了,能不能用表弟的身份求上一求?

    可他转念一想,瑟瑟嫁给了贺牵风,那么不就是说明他当初要害的人是瑟瑟的夫君么?

    就这么心肠狠毒的危险毒妇,指不定要怎么把他脑袋拧下来泡酒呢!

    郅王悲从中来,吃醉酒后爬树上大哭了一场。

    没想到啊,他居然要以瑟瑟娘家哥哥的身份来背她出门子!

    郅王不敢乱来,外面放了炮仗,他就老老实实去了嫁房背瑟瑟。

    背上的女子与那天把他折腾的险些没命的人几乎不是一个人,她嘴角带着的笑是松快的,甚至是愉悦的。

    郅王背着瑟瑟出了两道门,眼看着迎亲的马车已经到了,为首的贺牵风骑着高头大马的,当着所有人的面稳稳踩着地一步步走来,让所有人都见证了他的重生。

    所有人都在笑,只有郅王想哭。

    他白忙活了一场什么哟。

    到头来什么也没有捞着,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nb

    -->>144.下堂弃妇完(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