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凶器小可怜(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美人有罪1(第1/2页)
首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贱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撞柱自杀!弄花了这张脸,坏了爷的好事,看我不打死她!”

    “照我说,不听话的小贱蹄子就该好好打一顿,打怕了,她就不敢生事了。”

    鸡叫似的掐尖声吊长了尾音,充满恶意,与那粗粝的老妇人声音交织在一起,顺着瑟瑟耳朵一个劲儿往里钻。

    瑟瑟意识初一醒来,额上就一抽一抽的生疼,疼得她闷哼了声,在拔尖儿怒骂中缓缓睁眼。

    她躺在一张薄薄的草席上,地上的寒意顺着她的背爬满了全身。狭小的屋子熏黄焦黑的墙面肮脏又陈旧,半掩着的脱漆门后,一根木头门栓立放,地上扔着一个木盆,里头的水倒了一地,浸湿晕染开,流到了站在屋子里的人绣花鞋底下。

    站她面前的粗布麻衣肥胖老妇人,一见她睁眼,粗胖的手指着她鼻尖,唾沫横飞骂得起劲:“你爹都把你送给县令了,你可就不是秀才家的姑娘,是我们府衙的一个妾!学点子伺候人的手段还矜持,推三阻四,还敢撞柱?我告诉你,你是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

    胖妇人后头还有个细长个子竹竿瘦的女人,吊眼横腮,昏黄的眼珠子一转,嘴一张,就是鸡叫似的尖锐声音:“董姑娘,自打你进了门,你的天就是县令老爷,老爷的话你都不听,这是想翻天不成?”

    瑟瑟眸波闪动,慢慢忆起了。

    借她身的姑娘姓董,年十五,出生寻常秀才家,唯一不寻常的,就是自幼生的太过美貌。董母有心拿她攀高,把她一直拘在家中,至今美艳之姿不得外人知。

    奇货可居,不过是在等一个价高的出手机会。

    董瑟瑟及笄的时候,县里新来了位尚未娶妻的县令老爷。当天晚上,董母一顶小轿,把人抬进了府衙后院。

    而董父第二天,就顺理成章顶了攒典的位。

    董瑟瑟起初认了命,本想已经无力回天,索性就好好跟着县令。可谁知县令收下她也是看货物成色有卖相,根本未将她收房,而是派了两个专门调|教人的女娘,教授她楼子里花娘的手段。她刚一学成,转手就被县令送给了齐王,县令换来齐王举荐他去了富饶之地,填了肥差,从此官运亨达。

    去了齐王府里,董瑟瑟对命运无法自我把控,只能依附齐王,小心献媚。亏得她相貌不俗,又被调|教过,着实在齐王面前受宠了一段时间。只随着新奇劲儿退散,齐王又得了新人,慢慢的终究厌弃了董瑟瑟。

    董瑟瑟还想着,没有了宠爱,等齐王忘了她,寻个法子出府去自过日子,就在对未来还有一点希望的时候,谁知齐王只是为了羞辱他看不上的一个将军,当众将董瑟瑟转手送与他为妾。

    那将军不敢与齐王为敌,忍气吞声收了董瑟瑟,却厌恶她十分,无比粗暴,将她丢到后院,任人欺负。

    董瑟瑟最终的结果,却被将军的表妹派人活活打死了。将军不闻不问,一张草席裹了,扔了去乱葬岗。

    香消玉殒之际,她才不过十八。

    而现在,瑟瑟替代董瑟瑟,回到了她初初被送入府衙,无意间发现她要被转手送人,对自己命运无比悲愤之下,触柱自杀时。

    瑟瑟坐起身,静静看着眼前那肥胖老妇,纤长的睫毛微颤,遮盖了眸中流光闪动。她红肿的额头破了一条口子,一缕血丝顺着她额角,沿着肌肤下滑,艳红的一道血迹在她苍白的脸上,艳丽的妖异。

    肥胖老妇还在发脾气,瑟瑟迟迟不吭气,攥着鹅黄衣衫捂着额头伤痕,惶惶然的目光扫过两个老妇,在两个妇人越骂越污秽中,咬着下唇轻轻抬眸,那犹如浸了水的眸雾蒙蒙的,轻轻一眨眼,泪珠儿就快凝结成滴。

    破口大骂的粗胖老妇人对上瑟瑟这受惊小鹿般的眸,顿时骂声一滞,皱起了眉头。

    眼前这个丫头,送来的时候她们就知道,生的是花容月貌,最勾人心弦不过了。可通身一股子文人家养出来的清持,被送来后又自怜自艾,出事之前相貌更是被怨愤冲击,大打了折扣。而现在,受了伤的姑娘小脸苍白,薄唇无色,脸颊一道艳红的血迹,眉宇间的茫然更是令她气质平添柔弱。

    这般娇嫩怯弱,倒是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怜惜。

    瑟瑟咬着下唇,无助而不安:“……你们是谁??”

    “你个小贱蹄子!这会儿知道厉害,怕了?装起不记得来了?怎么不问问你是谁啊?!”那粗胖妇人哪想得起眼前姑娘有什么变化,习惯性指着瑟瑟狠狠啐了一口。

    瑟瑟哽咽,因害怕瑟缩了下,无助抬眸,泪花儿闪着颤着音:“我……是

    -->>1.美人有罪1(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